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研究,2016, 2(1): 51-57
doi: 101350D-2016-1-008
构筑社会治理创新的价值基础——当代中国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建设
沈壮海
 
【摘要】  基于对价值体系与社会治理内在关联的自觉把握,在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全面发展和社会治理创新的进程中,中国共产党始终关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建设,以之作为建设国家治理体系和提升国家治理能力的重要内容,积极把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贯穿于经济发展和社会治理实践之中。理论引导、制度涵育、文化滋养、典型示范、环境熏陶、主体践行等,是我们从整体上把握如火如荼展开中的弘扬与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活动这一生动图景的关键词。
【关键词】  当代中国 ;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 建设实践 ; 社会治理创新

【Abstract】 
 

在社会善治推进过程中,价值体系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它是社会善治必有的价值引领,是社会治理必涉的特殊领域,也是实现社会善治的有效力量。作为价值引领,价值体系反映的是我们追求的社会理想,是我们治理社会应当遵循的价值准则。作为社会治理的特殊领域,价值领域的治理关系一个社会的精神文明、文化安全、理想追求和道德人心,渗透于经济领域、政治领域、社会领域、生态领域等各个方面的治理过程。价值体系还是社会善治所应借重的力量。子曰: “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论语·为政》)所谓“道之以德,齐之以礼”,就是运用价值体系力量推进社会治理的过程。一个社会的治理,只有在价值体系这种直指人心的力量与社会治理其他力量所形成的合力中,才能达于善境。

基于对价值体系与社会治理内在关联的自觉把握,在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全面发展和社会治理创新的进程中,中国共产党始终关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建设,以之作为建设国家治理体系和提升国家治理能力的重要内容,积极把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贯穿于经济发展和社会治理实践之中。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指出:“培育和弘扬核心价值观,有效整合社会意识,是社会系统得以正常运转、社会秩序得以有效维护的重要途径,也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重要方面。……构建具有强大感召力的核心价值观,关系社会和谐稳定,关系国家长治久安。”[1]163“把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为凝魂聚气、强基固本的基础工程,……不断夯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思想道德基础。”[1]163在多年实践的基础上,2013年12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意见》,总体规划、推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弘扬和培育;2015年4月,中央宣传部、中央文明办印发《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行动方案》,以一系列更加具体的行动举措使弘扬和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工作更为深化。在当下的中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已经成为人们社会生活中的热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弘扬与践行,已经成为社会发展进步、社会治理创新中的关键维度。理论引导、制度涵育、文化滋养、典型示范、环境熏陶、主体践行等,是我们从整体上把握如火如荼展开中的弘扬与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活动这一生动图景的关键词。

一、理论引导

尽管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基本精神贯穿于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整个进程,但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概念,则是近些年才明确作出的理论概括。要提升人们持守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自觉性,离不开理论引导及由此而不断深化的理性认同。

当前我国社会围绕弘扬与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所进行的理论引导,主要沿着以下三条基本路径展开:一是融入国民教育体系。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和核心价值观融入国民教育全过程,是一系列党和国家的文件反复明确的一项要求。这一“融入”,是一个全过程、全方位的要求,贯穿大学、中学、小学各个教育层次,涉及课堂教学、校园文化、学校管理、社会实践、党团活动等教育立德树人的方方面面。其中的关键环节之一是“进教材”。2004年启动的中央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提出了编写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政治学、社会学、法学、史学、新闻学和文学等150余种重点学科教材的任务。体现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的最新理论成果、体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要求是教材编写所要实现的重要目标。目前,中宣部编写的41种专业课教材已经正式出版28种;教育部组织编写的93种专业课教材,计划于2017年全部出齐。二是融入干部教育体系。中共中央颁发的《2013—2017年全国干部教育培训规划》明确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与价值观教育列入干部教育的内容体系,强调通过教育,引导广大干部自觉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做社会主义道德的示范者、诚信风尚的引领者和公平正义的维护者。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主题的诸多著作被纳入中宣部理论局、中组部干部教育局向广大党员干部开出的必读书目。三是融入大众生活。面向社会大众,努力以多样化的形式面对多样化的大众,以大众喜闻乐见的形式走近大众。面向不同社会群体、不同年龄段读者的通俗理论著作层出不穷。2012年以来,仅人民出版社围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一主题出版的著作便逾百种。每辑发行数百万册的《理论热点面对面》已经成为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名牌理论读物。

在理论引导方面,尤为值得一提的是,已经形成稳定机制的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对于弘扬与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具有重要的示范带动意义。除2014年2月24日中央政治局专门就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弘扬中华传统美德进行集体学习之外,多次集体学习的内容也都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及其弘扬与践行关系密切。这些方面的努力,对于引导人们深刻认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科学内涵和精神实质、理解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对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深远意义、增强价值观的自信自觉、增进社会和谐、增强社会凝聚力,产生了积极作用。

二、制度涵育

任何制度体系都有其内在的价值灵魂。制度体系是相应价值观的制度转化,也是相应的价值观得以在一个社会深深扎根的涵育力量和基本载体。与制度建设同步推进,发挥制度体系对价值观的涵育作用,是当代中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弘扬与践行的重要着力点。这方面的努力,不仅表现在推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相关要求的制度化,而且表现在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当代中国治理体系的改革和完善。

推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相关要求的制度化,即通过制度的确立,或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相关要求转化为具体的法律规定,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弘扬与践行提供刚性的制度保障。习近平总书记要求:“要发挥政策导向作用,使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等方方面面政策都有利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培育。要用法律来推动核心价值观建设。各种社会管理要承担起倡导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责任,注重在日常管理中体现价值导向,使符合核心价值观的行为得到鼓励、违背核心价值观的行为受到制约。”[1]165中共中央办公厅《关于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意见》提出,要把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为社会治理的重要内容,融入制度建设和治理工作中,形成科学有效的诉求表达机制、利益协调机制、矛盾调处机制、权益保障机制,最大限度地增进社会和谐。如今,这些要求正陆续地在我国社会治理的不同层面和不同领域得以落实。2014年7月,国务院发布《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年)》,中央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颁发《关于推进诚信建设制度化的意见》。这些文件着力推动建立起全覆盖的社会信用信息记录,形成褒扬诚信的政策导向,完善诚信监督体系,建立健全激励诚信、惩戒失信的长效机制,从制度保障方面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弘扬作出了富有成效的实际努力。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社会主义制度的价值规定,也是社会主义制度改革完善、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价值遵循。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把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增进人民福祉作为一面镜子,审视我们各方面体制机制和政策规定,哪里有不符合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的问题,哪里就需要改革;哪个领域哪个环节问题突出,哪个领域哪个环节就是改革的重点。对由于制度安排不健全造成的有违公平正义的问题要抓紧解决,使我们的制度安排更好体现社会主义公平正义原则,更加有利于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1]97这一论述,体现了中国共产党人遵循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要求创新制度安排、深化体制改革的清醒认识与坚定态度。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要以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增进人民福祉为出发点和落脚点,要通过改革推动经济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发展,发展更加广泛、更加充分、更加健全的人民民主,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巩固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更好地保障和改善民生、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推动形成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现代化建设新格局等思想,都是基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精神要义作出的改革决策。可以说,十八大以来党和国家推出的一系列改革举措,均有其鲜明的价值遵循,生动地体现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对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引领及其在这一进程中的具体落实。国家治理体系的改革、完善与核心价值观的弘扬、践行的表里相应,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赋予了更加鲜活的实践生命力,也为制度成为“良制”、治理成为“善治”确立了明确的价值导向与价值尺度。

三、文化滋养

中华民族是一个拥有五千年文明历史的古老民族,有着悠久而深厚的文化传统和文化积淀。优秀的文化传统不仅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中国大地上的生根发芽提供了极其丰富的历史文化滋养,而且至今仍然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当代中国人的思维方式与日常生活,是当前我国弘扬、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必须关注的文化现实。弘扬、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能割断中华文化精神的血脉,也不能忽视中华民族现实的文化土壤。

如今,开掘利用中华民族优秀的文化传统资源,正越来越成为当代中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建设中的自觉努力。这种努力表现为传统文化教育与研究的复兴。至2014年8月,中国著名高校设置的国学院已达20余家;贯穿本科、硕士、博士层次的国学人才培养体系正在逐步形成、完善;对中华文化的优秀传统及其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等问题的研究,也日益成为中华传统文化研究的重中之重。2014年3月,教育部印发《完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指导纲要》(以下简称《纲要》),要求坚持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与培育、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相结合等基本原则,以弘扬爱国主义精神为核心,以家国情怀教育、社会关爱教育和人格修养教育为重点,分学段有序地推进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纲要》的发布,进一步推动了学校领域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的深入发展。传统文化研究与教育的热潮不仅在国民教育领域高涨,也激发起社会各界对传统文化的强烈兴趣。具体表现为,全国各地各类国学研究机构纷纷设立,面向社会公众的国学讲堂门庭若市。仅2014年一年河南省千人以上的国学论坛便举行近百场;全国各地多家电视台推出以国学为主题的节目;许多国学经典图书成为畅销书,其中,中华书局出版的《论语译注》曾创下一个月4万册的销售纪录。

这种努力也表现为将优秀传统文化资源运用于弘扬与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实践探索的方兴未艾。例如,山东省曲阜市提出,建设以“大爱之城、诚信之城、孝德之城、仁德之城”为主要内容的“彬彬有礼道德城市”的目标。截至2014年年底,全市已建成675所“人人彬彬有礼”教育学校,并拟为每个村庄配备一名儒学讲师,以期形成“村村讲儒学,户户颂和风”的新气象。又如,深圳市推出了1600幅《论语》金句公益广告;中山市开展“全民修身行动”;惠州市在农村开设“流动道德讲堂”,向村民讲授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仁爱和平。在借用优秀传统文化资源推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建设方面,各地还极其注重对区域传统文化资源的开掘与弘扬,以求提升弘扬与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举措的亲近性与接受效果。

这种努力还表现在积极探索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方面。在传统文化的研究、教育与现实运用中,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传统文化不能够也无法全盘照搬,必须根据时代的要求赋予其新的内涵、新的形式,才能够真正实现“古为今用”。这方面的探索是多层面的,其中一个重要层面是用新的科技手段为传统文化的学习、传播、应用插上“现代的翅膀”。如贵阳孔学堂在孔子儒学博物馆内,利用现代技术手段,以数字互动的方式来展示孔子生平、学术历程、学术成果,拓展贵阳孔学堂的传播教化功能;采用云计算和大数据技术,推动传统文化和新兴媒体的融合发展,建成海量检索、在线互动、超限传播、受众分析的国学云计算平台,努力构建弘扬、传播、教育、学习和研究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数字孔学堂”。[2]所有这些努力,都是对让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在当代生活中“活起来”,更好地发挥其滋润人心、涵养德行作用的有益探索。

四、典型示范

优秀典型人物,是良好社会风尚的导向标,是传播优秀价值观的鲜活教科书。在中华民族历史前行的每一阶段,总有无以数计的各类楷模,生动而鲜明地记述着中华民族崇德尚义的不懈追求,成为照亮前路的精神灯塔。礼敬典型、尊崇楷模,至今仍然是中华民族持守不变的优秀传统,也是当下弘扬与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一条重要而有效的路径。当前我国社会在这一方面的实践探索,已经呈现出一些鲜明的特征。一是注重推出“身边的典型”。例如,由中央文明办主办的“我推荐我评议身边好人”活动,自2008年5月启动以来先后推出了7880余位“中国好人”。这些群众身边的“凡人善举”,在群众中产生了真切的感召和示范效应。二是注重依靠群众“发现典型”。例如,自2007年9月至今,由中央文明办、全国总工会、共青团中央、全国妇联等共同主办的全国道德模范评选活动已经举办了五届。评选过程中,候选人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事迹都会在中央主要新闻媒体和重点网站公示,接受社会的评议、监督,同时,举办单位还会组织“万名公众代表”参与投票评选。应该说,群众广泛参与的过程,寻找“最美”、发现“榜样”的过程,就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基本要求“走进”群众的过程,也是人民群众按照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基本要求观察社会、反观自我的过程。三是注重形成常态机制。目前,在全国已经有一系列具有广泛影响的典型示范、榜样教育活动,实现了常态化开展。例如,由中宣部、中国伦理学会主办的“公民道德论坛”自2004年3月启动以来,至今已经举办了12届。每年3月5日在全国开展的学雷锋实践活动,总结推广学雷锋活动的先进经验,各级各类学校把弘扬雷锋精神作为校园文化建设的重要内容,广泛开展社会志愿服务等一系列活动,已经成为常态化项目。全国道德模范评选从2007年启动至今已经连续举行5届,评选出了“助人为乐”“见义勇为”“诚实守信”“敬业奉献”“孝老爱亲”五类共278名道德模范。中央电视台主办的“感动中国年度人物”评选活动自2002年启动以来一直延续至今,把一批批典型人物的感人事迹介绍给社会大众,被人们誉为“中国人的年度精神史诗”。这种典型示范活动常态化机制的确立,增强了榜样教育的长期效应、广普效应。四是注重发挥优秀典型的示范引领作用。例如,全国道德模范评选组委会开展“千名道德模范万场基层巡讲”活动,组织道德模范深入社区、村镇、企业、学校、机关作演讲报告,与广大干部群众面对面交流讲道德、做好人的体会,在社会各界产生了良好的反响。

近年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向社会各个领域、行业的优秀代表提出做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积极践行者的要求,强调广大劳动模范和先进人物要珍惜荣誉、再接再厉、爱岗敬业、无私奉献,做坚定理想信念的模范、勤奋劳动的模范、增进团结的模范;强调道德模范是社会主义道德建设的重要旗帜,要深入开展学习宣传道德模范活动,弘扬真善美,传播正能量,激励人民群众崇德向善、见贤思齐,鼓励全社会积善成德、明德惟馨,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凝聚起强大的精神力量和有力的道德支撑;勉励当代青年勇做走在时代前面的奋进者、开拓者和奉献者。在中央和各地地方政府的推动下,礼敬典型、尊崇楷模、争做先进,正越来越成为当代中国社会发展进程中一道美丽的人文风景。

五、环境熏染

人们的价值观总是在特定的环境中形成和发展的。营造良好的生活、生产环境,发挥好环境对人的品性的潜移默化的熏染作用,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深入人心的重要要求。在近年的实践中,人们越来越注重营造崇德向善的社会环境,努力使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影响“像空气一样无所不在、无时不有”[1]165,以期通过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方式,提升弘扬与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实际成效。

发挥好环境的熏染作用,首先体现在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日常生活环境。如今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主题的标语、横幅、海报,在车站、码头、机场、公园、广场、商场、居民小区、大街小巷乃至汽车、地铁、火车等公共交通工具上都随处可见。例如,海南省海口市政府提出,将反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公益广告覆盖“四面”(街面、墙面、路面、店面)、置入“四区”(社区、小区、商区、景区)。[3]北京市在天安门广场的大屏幕,每5分钟播放一次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24个字的内容或宣传标语;在人流集中的公共场所安装635块户外大屏幕、4563块电子显示屏,每天滚动宣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4]所有这些举措,都是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日常生活环境的生动缩影。

对环境熏染作用的注重,还体现在营造良好的新闻舆论环境,积极发挥新闻媒体传播社会主流价值观的主渠道作用。中央及各地报刊、通讯社、电台、电视台等媒体,采取新闻报道、言论评论、专题节目等多种形式,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截至2014年10月,全国34家地方卫视开办了40多档道德建设栏目,用凡人善举诠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传统的热门综艺节目如《中国梦想秀》、《芝麻开门》等也积极开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宣传、教育活动;2014年,河北人民广播电台打造的新闻服务类栏目《992大家帮》,以热线互动为依托,以爱心听众为主体,以公益活动为支撑,充分调动社会资源,先后使30000多人次通过节目获得帮助,募集善款600多万元,彰显了新闻媒体在促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内化于心、外化于行方面的引导力量。[5]

在信息时代,发挥好环境的熏染作用,离不开对网络环境的关注与利用。截至2015年12月,中国互联网普及率达50.3%,网民规模达6.88亿,2015年新增网民3951万人。互联网已经深深地浸入人们的日常生活,成为思想文化高度活跃的无界空间,也成为弘扬与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应当充分关注、积极利用的新阵地、新环境。加强网络管理、让网络空间清朗起来,与加强网络运用、让网络空间充实起来,成为利用网络推进弘扬与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两个基本点。众多重点网站运用创意图表、视频、音频、动画、漫画等形式宣传,展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内容和要求。由中宣部宣教局指导,中央电视台、中国网络电视台等单位承办的大型公益广告“图说我们的价值观”,在中国网络电视台、中国文明网首页的显著位置开设专栏,新华网等多家中央新闻网站和100余家地方文明网联盟建立了网站链接,60余家网站的微博账号、微信公众号和360余种手机客户端向用户推送,成为“互联网+价值观”的典范性探索。[6]

发挥好环境的熏染作用,包括良好社会生产、生活环境的营造,也包括对不道德、不文明、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要求的社会环境的综合治理。如围绕净化社会文化环境问题,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2015年分别开展了“清源2015”“净网2015”“秋风2015”和“固边2015”四个专项行动,有效遏制了各种非法出版物及有害信息的传播。社会环境的综合治理,既是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落实到实际行动的重要表现,也为弘扬与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更好推进创造了良好的社会环境条件。

六、主体践行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建设,需要各种社会力量的引导和推动。但是,只有当社会公众形成了高度自觉的内在主动、表现出强烈的主体践行意愿与努力时,外在的各种引导和推动才能真正产生效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才可能深入人心,形成实现良好社会治理的人心基础,并转化为推动社会发展进步的现实力量。

在当下的中国,理论引导、制度涵育、文化滋养、典型示范、环境熏染以及其他众多的弘扬与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具体举措与努力,均得益于社会公众的热情参与,并不断取得了新的实际进展,也使人们内化、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主体自觉得到了进一步的增进和提升。例如,当前在各行各业不同领域,人们结合自身行业、岗位特点提炼概括并宣传、践行各具特色的行业规范、企业文化、公司理念、校训等;许多地方探索推出善行义举榜、心灵加油站、道德评议会等励志扬善、移风易俗、修德修身的实践活动。这些种类繁多的创造性探索,是广大社会成员主动、自觉地弘扬与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体现。

人们弘扬与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主体性的广泛增强,还表现为民间群众自我教育组织与形式的纷纷涌现、志愿服务在全国的蔚然成风。在北京,近5000个百姓宣讲团和特色宣讲团、近3万名百姓宣讲员活跃在社区、农村、机关、学校、军营、企业等,用老百姓自己的语言、自己的经验讲述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有关的故事[4];全国道德模范郭明义开设的新浪微博,短短三年时间,粉丝数量就超过了2000万[7];截至2014年12月5日,第29个国际志愿者日,全国志愿者注册人数已超过5000万,总人数同比增长约20%,志愿服务项目涵盖便民、环保、交通、敬老、助学、助残、维权、应急救援等社会生产生活的众多领域。据调查,91.7%的大学生表示愿意参加诸如抗震救灾、山区支教、环境保护等志愿活动;83.1%的大学生平均每年都会参与公益活动。[8]这些数据展现着人们崇德向善的自觉追求,也记述着当代中国民众自觉弘扬与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不断前行的脚步。

子曰:“能以礼让为国乎,何有?不能以礼让为国,如礼何?”(《论语·里仁》)这句话的意思是说,能够把礼让等价值观真正贯穿到国家治理之中,治国有何难呢?不能把礼让等价值观真正贯穿到国家治理之中,徒讲礼让又有什么意义呢?孔子此论,表达了其对价值观在国家治理、社会治理中重要意义的认识,也是其关于国家治理、社会治理对相应价值观生命力的真正激活所具有的重要意义的阐释,至今仍颇具启发意义。当代中国社会治理创新与弘扬、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同步推进及交互为用,为我们更深刻地理解孔子之论提供了新时代的生动注脚。但同样要看到的是,更好地发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社会治理创新中的作用,我们尚面临着诸多新题与难题。如何在日益多样化的社会中有效增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主导性?如何把握信息技术迅猛发展提出的价值观建设与引领的新要求?如何把弘扬与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要求更好地落细落小落实,使之更好地贴近大众、润化人心?所有这些问题都等着我们继续创造性地求解。

如武汉大学国学院与武汉市政协、武汉市委宣传部、武汉广播电视台等单位从2012年起联合推出的《问津国学》至今已播出250多期。此外,河南卫视的《汉字英雄》于2013年5月开播;河北卫视的《中华好诗词》于2013年10月开播;中央电视台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于2013年8月开播,《中国成语大会》于2014年4月开播。

参考文献

[1] 习近平谈治国理政[M].北京外文出版社2014.
[本文引用:5]
[2] 周静融合传统文化和大数据提供文化型互联网产品——贵阳孔学堂文化产业集群蓄势待发[N].贵州日报,2014-11-28(13).
[本文引用:1]
[3] 陈小萍多载体广覆盖宣传“24”字——海口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宣传氛围浓[N].海口日报,2015-01-08(02).
[本文引用:1]
[4] 为人民立心——弘扬核心价值观巡礼·北京篇[N].人民日报,2014-08-15(07).
[本文引用:2]
[5] 王智搭建百姓友善互助平台传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J].中国广播,2015(3):9-10.
[本文引用:1]
[6] 牛梦笛中国网络电视台:“图说我们的价值观”深入人心[N].光明日报,2015-04-27(03).
[本文引用:1]
[7] 毕玉才刘勇指尖传递正能量[N].光明日报, 2014-02-26(01).
[本文引用:1]
[8] 沈壮海中国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发展报告2014[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125-127.
[本文引用:1]
资源
PDF下载数    
RichHTML 浏览数    
摘要点击数    

分享
导出

相关文章:
关键词(key words)
当代中国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建设实践
社会治理创新


作者
沈壮海